相信政府和民众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后果发生

2020-01-26 06:23

还有一个关键是调控力度和强度的把握。如果力度强度过大可能适得其反,会殃及自住和改善性的购房需求;如果力度强度不够,投资性购房就有可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。因此,我建议即使是放开对市区豪宅和郊区别墅的限制,也要在购房数量上加以约束。应该只允许在这些区域和套型购买第3套住房,而对拥有超过3套以上住房的购房者仍然要实行限购。这样才能在房地产市场回暖时,有效地防止大批量投资性购房入市推高房价和地价。

(作者系知名房地产专家)

据媒体报道,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日前邀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等“开门问政”时透露:今年的房地产调控思路已上报市政府审定,将适当调整“限购”的行政调控手段,如针对住房交易的区域性、人群结构、套型结构特点,研究差别化限购措施的可行性,在实现房价合理稳定的同时,促进住房交易。目前正在实施的限购政策有可能会进一步优化。

我认为关键在于调控的目的和结果。而限购的目的是要让房价合理回归,并不是要房价暴跌。众所周知,中国的房价在大起之后骤然转为大落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因为房地产的硬着陆不仅会影响自身的市场,还会冲击和影响整个经济和金融,相信政府和民众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后果发生。

尽管我对优化调控新思路是赞同的,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这样的举措能否被通过?会不会像佛山放松限购那样“胎死腹中”?因为,在目前楼市调控的关键时期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高度的敏感和波动,更不要说是要对现行的限购政策进行优化和调整了。

这一信息引起媒体和舆论的高度关注。大家普遍关注的是:差别性限购政策会有哪些优化措施?采取这些措施后楼市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?

(责任编辑:徐晶慧)

广州国土房管局提出的调控新思路与到会的一些代表委员“不谋而合”。有代表建议,新一年楼市调控仍然要持续,但要对不同类型房产区别对待:真正应该限购的是90平方米以下的普通商品房,而不应该对市区的豪宅和郊区的别墅限购,但要限制这类房屋交易的贷款,将金融风险降到最低。同时,将豪宅交易产生的税费用于建设保障房。

如果等经济严重恶化才不顾一切地救市,倒不如在危害还未形成时就采取适当的举措来防止危害的发生。这样调控才是具有预见性、针对性和灵活性的调控,才能达到既防范风险又保证房价合理回归的双重目的。